易拉宝
海报夹
促销台
X展架
拉网展架
资料架 pop挂画
滚动屏
帐篷
这家视觉艺术公司正勾勒出看得见的音乐 创业观

  随意地挥动手中的VR手柄,屏幕上出现在观众眼前的星空开始迸出一簇又一簇的火焰。根据手柄挥舞方向和力度强弱的不同,火焰的迸溅方向和火势也会相应地发生变化——你甚至能亲手炮制并感受到一大团火球在空中瞬间爆裂的威力。

  站在一旁的“谱造司”创始人刘威对小鹿角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介绍,这是由音乐人黄锦和视觉艺术家Mian组成的Audio&Visual组合Noise Temple的交互视频作品《麟虫之长》,作品在爱彼迎与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联合举办的“非遗别院”展览中展出,以成都火龙舞为灵感创作,将声音、影像与观众互动结合在一起。

  以上场景发生在成都“院子”文化创意园内。刘威对于视觉艺术的理解是:“视觉艺术在把演出者的表达放大——在声音和肢体表演之外,配合上视觉乃至舞美设计,让人更有共鸣,更能被演出感染。”

  当前,“谱造司”旗下有8位核心艺术家成员,除了为合作的音乐人、音乐节和品牌的线下演出活动提供舞台视觉设计服务(影像设计/交互视频设计/现场VJ),“谱造司” 还与音乐人、艺术家联手发起艺术项目,参加展厅、艺术场馆举办的艺术展,并计划开发沉浸式交互项目。

  注:VJ有两层含义,一指Visual Jockey,是负责播放和制作影像的职业;二为一种结合了电影制作的视觉可能性和爵士乐的即兴乐趣的表现形式。VJ在现场演出时的职责可对照DJ,即将影像、动画等视觉元素做即时剪接,并添加效果。

  回忆起进入到“音乐+视觉”领域创业的缘起,其实早在2005年,这一想法便被埋在刘威心中。

  对刘威来说,“音乐是一辈子都离不开的东西。”他对音乐的痴迷要从大学时说起,大一期间,刘威便组建自己的乐队,兼任鼓手和贝斯手,还客串过一两回主唱。

  在一次酒吧演出中,刘威望着台下的听众,不自觉地想:“观众真的明白我们的音乐在表达些什么吗?歌词能否以影像的形式,具象地出现在舞台上?”

  在搜集大量资料后刘威发现,视觉艺术正是自己所寻觅的答案,且在欧美,VJ文化已蓬勃发展了多年,在自己所喜欢的英国摇滚乐队Pink Floyd的舞台表演中,VJ正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但遗憾的是,在国内却始终发展缓慢。

  结束学生生涯后,刘威的角色几经转换,游戏公司音乐人、广告公司策划、后期视觉等,甚至还在华为和苹果公司任职过。但他内心始终隐隐觉得,自己还是要做能把音乐与视觉结合起来的事情。

  直到2016年,他的妻子视觉艺术家兼职业VJ Mian业务日渐繁忙,完全忙不过来。刘威觉得时机可能成熟,便筹划招两个助理,开个工作室。“想分担一下她的压力。”

  除了作为乙方,为音乐人、音乐节及品牌提供视觉设计服务外,刘威的思绪延展开来,“其实有很多跟Mian一样,对视觉艺术有热情,也有天赋的人。我在想,把这些人聚到一起,像一个厂牌一样。音乐有厂牌,视觉同样可以有厂牌。”

  刘威回忆,头两年公司人手少,团队也没有自己的办公室,成员之间的交流以线上“云协作”为主,“最开始就我和Mian加上两个助理,两位现在也已经是主力了”。

  但坚持了一段时间,由于各方面条件尚不成熟,他决定暂且搁置运营厂牌的打算,稳扎稳打把视觉设计这块业务先做好,“毕竟要扮演好厂牌的角色,需要物力和精力。”

  麻雀虽小,动静却不小。在2016-2017年间,“谱造司”陆续为Echo App 音乐节、胡德夫“降噪专场”音乐会、李泉2017演唱会及BVLGARI 2017上海电影节等制作影像及负责现场VJ。

  “我们先和客户沟通概念,对方也会给我们一个参考。然后我们再根据对音乐的理解,做一个大致的小样给到对方。差不多再交流一两个回合就确定方向,接着往后继续做下去。”

  对此,刘威解释,关键在于实时和同步。“画面能实时地对应音乐内容的变化。至于同步,有好多层面,不光是在时间或者节奏上,还在于气质的同步。比如我这首歌本来表达悲伤的情绪,结果你做了一个很欢快,类似喜羊羊这样的影像,是不是很奇怪?两者一定要统一。”

  2018年,历经两年视觉设计乙方角色的积累,刘威感觉时机成熟了,工作室可以招募伙伴,将厂牌建立起来。于是他陆续招揽身边做视觉艺术的朋友,最终组建起一个8人的艺术家团队。

  一段时间的磨合后,刘威又撞上身为管理者的烦恼墙。他发现,团队成员缺乏自主性,自己无时不刻地在想办法调动大家的创作热情。“我们是一个厂牌,厂牌的关键是人,艺术家自发自主地创作很重要,而不是由我来安排任务或者赶流程,推着大家走。”

  同年下旬,个别艺术家因个人规划有变等原因,离开了团队,刘威直言2018年的下半年是他的低谷期。

  他的反思在于两点:第一、团队缺乏凝聚力,当一个团队刚开始聚到一起时,应该坐下来把很多理念都沟通清楚,理解彼此走到一起做事情的意义和目标到底是什么,如果只是一起接项目挣钱的话,这还不足以把人聚在一起,团队其实是散的;

  第二、身为管理者,把握沟通节奏也很重要。那时候,他总是很着急地推动团队成员去做事,但效果却不好。如果大家工作的节奏不在一个频道上,自然也就没法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

  2018年6月,“谱造司”团队正式告别了为期两年的“在家作业”状态,入驻由成都市武侯区玉林街道与小酒馆团队联合打造的青年文创产业园区“院子”。

  入驻新办公场地后,在新的一年,团队也开启了高速运转的模式。如今,对于新团队,刘威感慨“有种‘团队终于成型了’的感觉,是我期望中的状态”。

  以2019年12月时接的案子为例,刘威讲,当时,几位小伙伴主动地给他发来给为歌手宫阁北京专场演出和Beats新品发布会制作的VJ作品,效果远超出他和Mian的预期。

  “本来给对方承诺的就是一个VJ素材,但同事们做出来的已经像一个MV的半成品,完成度非常高。”刘威进一步补充道,“他们只花了两天,又快又好。给我的感觉是大家都已经被激活了,转起来了。”

  当时入驻“院子”之际,刘威便有意开辟新业务:与音乐人或艺术家联手发起艺术项目,参加展厅、艺术场馆举办的艺术展。

  在熟练掌握乙方服务者角色之后,刘威羡慕起创作的状态,他解释道,“这倒不是说为客户做视觉设计不能体现创意,但毕竟是在按要求完成他人的意愿。艺术项目会给予艺术家很大的创作空间,只有做自己的创作的时候,你的价值才能够线月,“谱造司”旗下主力艺术家Mian与声音艺术家、打击乐手黄锦发起的Noise Temple艺术项目,参与到深圳OCAT当代艺术中心的《声场》艺术展中,带来构建了迷幻声音场域的作品《迷宫》。

  △Noise Temple作品《微物之光》“谱造司”还与独立艺术家周范及音乐人宝尔金合作,发起艺术项目“LoopWave/环状潮”,并于7月起,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展开为期三个月的“RELIC感官剧场”展览。

  “LoopWave/环状潮”是由视觉艺术家周范、声音艺术家宝尔金、新媒体艺术家刘威、策展人杨戈共同发起的跨媒体艺术厂牌。在去年7月上海举办的这次展览中,提出了“开放式协同创作”(Open Workshop)的概念,邀请到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在上海朱家角共同完成了一次长达近三个月不间断的艺术驻地创作计划,展览由装置、新媒体交互装置、声音艺术、文本、录音、纪录片等元素构成有机的呈现方式。

  “Mian会去听黄锦做的音乐,黄锦也会看Mian做的东西,但是有时也可以各自发挥,关键是能否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环状潮这边,更多是以周范概念性的东西为核心,但也会互相激发。”

  谈到对合作艺术家的筛选标准,刘威说,“我们输出的内容一定要有标准,但对于人的标准我没有严格设定。我还是看重艺术家对创作的热情,还有能不能认同我们做的事情。除此之外我觉得都有办法进步和开发,每个人其实都有潜在的艺术天赋。”

  △男孩在体验交互作品《麟虫之长》与业务种类的开拓及团队工作状态发生变化相对应的是,公司的财务状态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刘威向音乐财经透露,公司在去年年收入超过200万,比前年翻了一番,“18年在80~90万这样。”

  未来,刘威有意拓展业务范围。音乐行业前景很好,但并不是一个特别大的产业,其他的行业里同样有很多机会。在刘威看来,“我们追求‘同步感官’,那就意味着所有,只要能去产生连接,需要视觉反馈的领域,我们都有可能去尝试。”

  。“现在从技术储备和设计能力来说,已经有这个基础了,只不过需要合适的案例,和爱彼迎与UCCA的这次合作其实也算是在交互上的一次尝试。”他认为,互动类及沉浸式的艺术形式,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至少这两年来看,都还是处于上升的过程。